并不算太远事到如今他除了多做一些相关的努力

如果不是这样,今天的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了!
 
    看到李永兴带了那么多身穿黑西装的保镖,显得气势汹汹的,叶婉君的心情明显变好了许多!在她看来,这一切都即将结束了!
 
    苏锐将会被彻底的踩在脚下!
 
    话说回来,叶婉君还是整个叶家客厅里面少有的几个没受伤的人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苏锐和严祝一直都没有对她动手。
 
    她很庆幸自己没有受伤,更庆幸李永兴来的太是时候了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,她不禁有点暗暗的埋怨起自己的男朋友来,如果他能够像他的哥哥一样,一出门就带着那么多的保镖,想必今天的事情也不会变的如此糟糕。
 
    看来,以后出门,得把排场搞的更大一些才是。叶婉君暗暗想着。
 
    可是,她根本没有意识到,自己竟是完完全全的想多了!以后,她哪里还能再拥有出门摆排场的机会?
 
    如果说她能够和叶冰蓝好好相处,姐妹之间相亲相爱互相帮助,那么苏锐还有能力去送她一场富贵,可是这个女人空有野心,无论是眼界还是胸怀,都太过狭窄了,竟然把这么好的机会白白浪费掉!
 
    如果十年后的叶婉君再度想起发生在今天的事情,不知道她会不会有些许的遗憾与后悔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没想到,李大老板的排场还真的不小嘛。”苏锐望着眼前的男人,嘲讽着说道。
 
    和上次见面相比,李永兴瘦了很多,精神头也远远没有之前好了。
 
    对于这一点,苏锐也是理解的,任谁的财富缩水那么严重,恐怕心情都不会好过的。
 
    “为了生命安全,不得不摆排场。”李永兴的语气淡淡。
 
    事实上,在看到苏锐的时候,李永兴的心脏突突突的猛然跳动好几下,曾经在那个酒会上所发生的一切都变得历历在目了起来。
 
    甚至,斯塔德迈尔一巴掌把他给打翻在地的情景,也是如此的清晰,此时的他甚至还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那种火辣辣的痛感。
 
    “我没有你说的那么洪水猛兽吧?难道和我见面就会有生命危险?”
 
    苏锐的眼睛从那些黑西装的身上扫过,他的目光非常敏锐,一下子就能够判断出来,这些黑西装应该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保镖,不过也顶多是个民间训练水平,和部队里的特种兵完全无法相提并论。
 
    不得不说,苏锐说这话真的是有点大言不惭了,且不说李永兴有没有生命危险,就在他身后的客厅里,还有着一堆被打的人事不省的人呢!他们有没有生命危险还真的说不太好!
 
    就连一直坚定支持苏锐的叶醇元和伍静夫妇,此时也觉得苏锐此时说这话是有点脸皮太厚了。
 
    “永恒人在哪里?”李永兴冷冷地说道。
 
    “不用这么和我说话吧?”苏锐眯了眯眼睛,微微笑了起来,他伸出手指指了指客厅:“你的弟弟就在房间里面,你可以看看,他可好着呢。”
 
    当李永兴看到自己的弟弟正趴在地上鼻青脸肿的时候,他的眼皮狠狠的跳了跳,这就是苏锐口中的“可好着呢”?
 
    这特么的都要被打的奄奄一息快挂了好不好!
 
    李永兴把目光从李永恒的身上收了回来,而后问向苏锐:“你想怎么样?”
 
    果然,事情和他想象之中差距并不算太远,事到如今,他除了多做一些相关的努力之外,也就只能叹气了。
 
    希望这件事情过后,弟弟李永恒能够多长点心吧,惹不起的人永远也不要惹,这和对方的身份地位无关,而是和他的疯狂程度有关!
 
    “我想怎么样?”苏锐笑道:“你说呢?李董事长。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他又停顿了一下:“不,李副董事长。”
 
    听到了“副董事长”四个字,李永兴的眉头再次狠狠一皱!
 
    很显然,苏锐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!这个家伙绝对就是故意的!
 
    见此情景,叶婉君不禁有些着急了。
 
    她明明看到,李永兴带着那么多的人手,看起来都是有两把刷子的,如果全部碾压过来的话,苏锐和严祝怎么可能抵挡的住?
 
    这根本就完全是一边倒的优
    身为集团创始人,他却失去了对己方集团的控股权,甚至在股东会决议上面都从董事长变成了副董,这让他的心里一直都在恼火,根本无法释怀,更让他无法理解的是,那些跟着他一起打天下的公司元老们,竟然在斯塔德迈尔出现之后,毫不犹豫地投向了对方的怀抱,临阵倒戈!
 
    如果不是这些人的投票,李永兴也不会那么快的就变成副董事长,至少再多僵持一段时间还是能够轻轻松松做到的。
 
    在李永兴看来,这就是一群能够共富贵却不能同甘苦的白眼狼! &n[__]小说bsp;可惜的是,他到现在也还不明白,元老们的纷纷倒戈,根本就是他自身在做人方面出了问题。
 
    如果他能够给那些元老们多一点包容,多一点空间,不要那么的严厉苛责,更不要日防夜防,或许李氏集团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局面了!
 
    “愣着干什么?”苏锐淡淡一笑:“我要的是你的诚意,你的诚意在哪里?我之前不是已经告诉你了么?没有诚意,怎么能安心的放了你这个不成熟的弟弟?”
 
    不成熟?
 
    也许是后背伤势太严重,也许是苏锐对自己的评价太过分,趴在地上的李永恒忍不住的吐了口鲜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