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都经历过了生死都已经看的很淡了

 那些老兵们,都在一个个的消逝在时间的长河里面。每过一天,都可能减少一个。
 
    而他们的每一人,都是华夏的国宝。
 
    没有他们的流血牺牲,又怎么可能有现如今的和平年代?
 
    “老赵也不行了。”叶焕叹了口气:“我上个月去看了他,肺癌。”
 
    苏耀国倒是云淡风轻的笑了笑,说道:“老赵从来都是烟不离手,每天至少三包,肺癌在八十五岁的时候才找上他,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。”
 
    这句话说的叶焕和老伴儿朱梅都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苏耀国品了品茶杯里的龙井,笑呵呵的说道:“其实,到了咱们这个岁数,什么都经历过了,生死都已经看的很淡了,三四十岁的时候,刚刚有儿有女,那个时候最惜命,现在一把老骨头了,也就不在乎这些了。”
 
    叶焕也是这种想法,他们这一批老兵,上过战场,见过成堆成堆的死人,也见过和平年代,见过这些年华夏共和国的展,一辈子走到这里,真的没什么好遗憾的了。
 
    “不过,老连长,你的心态还是比我好。”叶焕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,说道:“我这家里的事情还有些焦头烂额呢,有些时候想要索性不管,但是没过几天,就得操心起来。”
 
    “家里的琐事?”苏耀国笑呵呵的说道:“是子女们不合,还是婆媳关系不好?”
 
   
 
    现场没有人能想到,苏锐居然真的做出了那么强悍的事情来!
 
    让堂堂的宁海首富李永兴带着诚意来首都道歉?
 
   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!
 
    就算李永兴只是前首富,但那也是名动一方的金融大鳄,苏锐居然敢威胁他!
 
    难道说,苏锐就不怕对方动用关系,生生的把他给剿了?
 
    苏锐当然不怕!
 
    李永恒趴在地上,后背仍旧被严祝踩着,他的那地方本来就已经被椅子给砸的骨裂了,此时严祝的脚上还特地加了不少的力量,于是,李大公子更加痛苦了。
 
    面对这种情况,叶婉君还是一言不发。
 
    别人并不知道她究竟是不敢说话了,还是有了别的想法。
 
    苏锐抬起眼睛看了看王茹:“我今天就在这里等着,你什么时候道歉,我们这场游戏什么时候结束。”
 
    游戏?
 
    听了这两个字,大厅里面的其他人不禁有了一种吐血的冲动。
 
    你跑到叶家大院里面气势汹汹的打人,让宁海首富过来道歉,把叶家大嫂给揍的没个人样,你居然认为这是在游戏?
 
    李栋站在一旁,他简直都快哭出来了,拜托,俺们是来相亲的,不是来做游戏的!
 
    他心里这样想着,嘴里就说了出来:“那个……请问我们能离开吗?”
 
    李栋说出了
    听了苏锐的话,在家里极为强势的李母狠狠的皱了皱眉头,说道:“为什么不准走?我们得罪你了吗?”
 
    苏锐和这个女人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利益冲突,单纯的就是看她不爽。
 
    这个妇女,被王茹一家拉过来当枪使,还在这里自我感觉良好呢!
 
    “如果说之前没有得罪,那么现在就得罪了。”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:“来和冰蓝相亲,就是你们最大的错误。”
 
    李母听了苏锐的话,心中忍不住的咯噔了一下:“你想干什么?信不信我报警?等警察来了……”
 
    这个婆娘真的是没有一丁点察言观色的能力,于是,她的男人彻底的看不下去了,重重的扯了她一把:“蠢女人,你给我闭嘴!你再乱说话就会让我们一家都搭在这里!”
 
    “你喊我什么?你喊我蠢货?”李母见到平日里对自己唯唯诺诺的男人此时此刻居然敢怒斥自己,顿时气得不打一处来,登时就给了李父一耳光!
 
    都不用苏锐亲自动手,这夫妻两个便开始扭打起来了!
 
    苏锐也不着急,就这么淡淡笑着看着,大厅里的注意点也全部都从王茹的身上转移到了李家夫妇的身上,可是却没有人上前拉架,就连他们的儿子李栋都没有。
 
    后者年届三十,但是性格软弱,这是被他母亲长期压制所导致的结果。
 
    在打架方面,再泼妇的女人也不是认真起来的男人的对手,李母虽然把李父的脸抓的满是血痕,但是却被后者压制在地上,狠狠的抽了几个大耳刮子!
 
    李父估计平日里也被媳妇压制惨了,今天终于得以出气,那响亮的耳光让苏锐都不禁有了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!